dafa777娱乐场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dafa888 casino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dafa888 casino > 我的爱情和房子一起成长

我的爱情和房子一起成长

时间:2017-11-04 作者:未详 点击:

  当我们走进这间不足十平方米的房子时,苏末握着我的那只手一下一下地微痛。他表情沉默,把我的手都攥疼了。我知道他的心比我更痛。
  
  1。
  
  苏末说他是家里的第三个男孩,已经有两个儿子的爸爸一心想要个女儿,没想到他出生后又是带小鸡鸡的,这下爸爸终于死了心,给他起名叫“苏末”。为他们三个,父母忙碌一生。现在两个哥哥都已成家立业,他不忍再拖累父母,一毕业就进了一家报社做编辑。
  
  我和苏末是在大二认识的。盛夏午后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把我们滞留在学校附近的书亭里躲雨。当时他手里拿着一本林清玄的散文诗集。狭窄的空间里再也容不下第三个人,我们相视一笑,拘紧的气氛让我们彼此都很不自在却又对这场雨无可奈何。
  
  你也喜欢林清玄的诗吗?我首先打破沉默。是的,我喜欢他的《眼睛最值钱》。我连忙附和道,还有《活的钻石》。一说到林清玄,这个沉默的男生不再沉默,生动且滔滔不绝地向我讲述他对林清玄作品的印象和体会。他的诗恬淡自然,蕴涵明理。读他的诗能让我们浮躁的心情变得淡定。当我们意识到时间的时候,窗外的雨早就停了。
  
  临分别的时候,我知道了他叫苏末。一个腼腆而热爱文学的男生。
  
  2。
  
  我不知道和雨有关的爱情是如何描述的,但我和苏末的相遇就是这样简单又带点诗情画意。共同的爱好使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最后的最后,你们也猜得到,我顺理成章地做了他的女朋友。
  
  毕业那年,父母一直希望我能回到宁波工作。可为了苏末,我还是选择留在江都。对于刚刚毕业的我们,最迫切需要解决的就是工作和住处。
  
  我和苏末在一条名为大学生公寓的南华街找了一个价位可以承受的房子。说是公寓,其实就是贫民区。这条街住的都是外地留在这个城市工作的大学生和农民工,正是最底层的劳动人民。当苏末拉着我的手走进这间不足十平方米的房子时,我的心就像窗台上那层厚厚的灰尘蒙上了一道阴影。苏末握着我的那只手一下一下地微痛。他的表情是沉默的,痛苦的,把我的手都攥痛了。我知道他的心比我更痛。
  
  我深深地出了一口气,回头对苏末说,这房子还是能住的,我们要精心布置一下,这就要看你的手艺喽!苏末看我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心情好了很多,他抱着我说,晓萱等我们工作稳定下来就搬出去!找一个环境好一点的房子。我掐了掐他的脸,坚定地说,这是必须的!苏末同志,努力吧!
  
  经过我和苏末一下午的布置和整理,这个小屋终于有了点家的味道。夜幕降临,肚子也开始委屈地咕咕叫,我们在这个新家的第一顿晚餐就由两袋方便面解决了。晚上,我躺在苏末怀里眯着眼睛,他的下巴顶着我的头,我能清晰地感受到他的呼吸和心跳。在我们俩的小天地里,幸福原来可以这样容易,简单。
  
  3。
  
  住处问题解决了,接下来就是工作。苏末在大学就偏爱文学,还写了一手好文章。他应聘报社编辑很快就被录取了。我就有点困难了,在大学我选修的是语言文学,枯燥乏味又不好下市,几经周折勉强找个文案类的工作,老板对我还不是很中意,态度就是先做着看看。工资就更不用说了。虽然国家对每个城市的工资标准定了位,但弱肉强食的社会,你不干他干!中国惟一不缺的就是人啊!
  
  我和苏末都算有了工作,尽管有着各种不如意的缺失。在这里我们住了也有一段时间,白天还好,一到晚上,各种口音的嘈杂和车来车往的喧嚣,让我们感觉仿佛回到了二十世纪60年代。只有到午夜这条巷子才会安静下来。而隔壁大汉的鼾声,经常让我们饱受如雷惊梦般的困扰。
  
  惟一能安慰我的就是每天早上和苏末一起上班。共同行走的距离只有30米长的街道,然后他摸摸我的头十分宠爱地说,去吧,路上小心。直到我的身影消失在人潮中他才转身离开。所以每天我都期盼他拉着我的手一起出门,就像一对新婚的夫妇甜蜜温馨。
  
  尽管我对这样恶劣的dafa888 casino从不抱怨,只要每天我和苏末平平安安,清苦一点没什么。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改变了我的想法。近半个月来苏末经常加班至深夜才归,经常留我一个人在家。说实话我胆子很小,苏末就是我的天。我每天晚上都要等他回来抱着我才睡,一有动静心就突突地跳,我怕黑,更怕在这样的黑夜等他。我躲在被子里给妈妈打电话,妈妈听到我的声音高兴极了,我强忍着泪水对妈妈说我这里一切都好,老板对我也不错,还让我住在公司宿舍。请她不要担心。短短的几分钟便挂了电话,我怕聊久了妈妈会察觉我的异样。
  
  这天苏末又在报社加班,我热好饭菜,装在饭盒里,决定去报社找他。从搬到这里,晚上我就没有一个人出过门。每天早上和苏末一起走过这条街,总觉得是那么短,转眼间就到了路边。可是今天这短短的30米却怎么也走不到头,我的手开始发抖,两只脚感觉在路上飞。走着走着,一个黑糊的摇摇晃晃的东西向我扑来,夹带着刺鼻的酒气和腥臭味,我吓得连忙用手里的饭盒拍打他,然后哭喊着拼命向前跑。不知跑了多久,一直跑到苏末报社的楼下才敢回头看。此刻这陌生的城市,有种说不出的凄凉。
  
  当苏末看到我的时候,我还在发抖,一把抱住他的脖子不停地哭。苏末吓坏了,连声问我,晓萱你怎么跑来啦?发生什么事了?过了一会我才平静下来,告诉他刚刚发生的事。苏末把我抱在怀里,又惊又喜。宝贝没关系,最重要是你没事。
  
  当天晚上,我和苏末就在办公室里互相依偎着过了一夜。
  
  4。
  
  接下来的几天晚上,我都不停做噩梦。有几次被苏末叫醒,眼角还流着泪。苏末心疼地抱住我,晓萱明天我就去找房子,我们搬家,再也不住这儿了。我要找个环境好点的房子。我听他这么一说,又高兴又担心,可是我们的钱?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的。我再也不让你过担惊受怕的日子了。
  
  一大清早我还没起来,苏末就去了报社。晚上回来一脸兴奋地对我说,晓萱我找到房子了,是一个同事亲戚家的房子,他们都移民了,所以房子空下来了。一室一厅,40平方米。本来也不打算出租,他看我很着急找房子,就说服亲戚把房子先租给我们。房租嘛,一个月600元,友情价!不包括水电取暖费。就是离市区远一点,上班不那么方便。
  
  这对我们目前来说真是个天大的好消息,看来我们是遇上贵人了!在江都这个地方要找个40平方米的房子简直是凤毛麟角。最普通的都要两室一厅房费过千!就我们俩目前的条件,我一个月1000元,他一个月1500元的工资标准连想都别想!
  
  这一夜我们俩都兴奋得睡不着觉,终于要离开这个破地方了!这个周末,苏末的同事就带我们看房子,很快我和苏末就搬到了新家。最后一次走在那条30米长的街道上,心里有中说不出的滋味。天天都盼着离开这,可真到离开的时候还是很舍不得,不管这里怎么简陋,破旧。这毕竟是我和苏末的第一个家啊。
  
  有人说,房子才是家。还没有自己的房子,哪来的家啊。我却觉得,有爱才有家。他在哪里,哪里就是我的家。
  
  一年后,苏末的努力终于得到社长的赏识,加薪升职,现在已经是主编了。我也离开了之前的公司,去了另一家做广告策划,待遇和薪水都大大提升了。
  
  爸爸妈妈一直在追问我们什么时候结婚,要一直这样租房子吗?每每谈到这个话题,我总是对妈妈说,随时可以结婚,但房子还得租下去。我们目前没有能力买房,更不想像《蜗居》里的海萍一样变成一个货真价实的房奴。
  
  妈妈终于在我固执的坚持下投降了。周末打电话叫我们春节回家商量结婚的事。那天晚上,我和苏末在家里吃“烛光火锅”,破天荒地开了一瓶100多元的红酒。摇曳的烛光中,我看到苏末亮晶晶的眼神,不知道是笑,还是泪。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