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777娱乐场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dafa888 casino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dafa888 casino > 浑身是嘴说不清

浑身是嘴说不清

时间:2017-12-03 作者:未详 点击:

  一
  
  好不容易看准了一个帅哥,正欲发起进攻,帅哥却牵住了另一个漂亮MM的手;老总嫌她dafa888 casino作风“僵化”,对领导“关心”不够,炒了她的鱿鱼,另找了一个具有挑战精神的女孩当了秘书;新买的鹿皮皮鞋,花了2000多块,只穿了3天就不再为她的脚丫遮羞。找商家退换,才发现人家刚刚搬走;倒是有个其貌不扬的男同学,她可以随时呼来把苦水一股脑儿倒给他,然后,自己买一大包大白兔奶糖回去重温dafa888 casino的甜蜜,但男同学昨天晚上正好去了大连……
  
  这个倒霉透顶的人,就是我。哎,我真是好可怜好可怜啊!
  
  我像只脾气暴躁的皮球被人恶狠狠地摔了一下,气得在地上蹦蹦直跳。楼下的房东大妈心惊胆战地敲开门:“高小姐,原来你在家啊!我还以为你家进了小偷,正在翻箱倒柜呢。”
  
  “来电话了,来电话了!”一个小女孩的声音爬进耳朵——手机响了。“喂喂,哪位?有话快说,我正烦着呢!”
  
  “哟,午饭吃的是爱国者导弹呀!”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李潮汐的。我大喊:“李潮汐,你去死吧!”电话那头咣当一声巨响,然后,就没了声音。“喂,喂,李潮汐,李潮汐,你怎么了?你怎么了?!”半晌,那边才传来一阵气若游丝的声音:“你不是让我去死吗?我正在执行你的指令呢!”
  
  我憋不住地笑了,所有的烦恼不战而溃。
  
  二
  
  李潮汐是我的老同学,这小子发育成熟得比较早。还在上幼儿园的时候,有一次,他妈妈领他去参加了一场婚礼。回来后,他就说他爱我他要娶我,他要给我买20斤手表、30斤奶糖、40个气球……
  
  我从小就爱争强好胜。我说:“不行,至少也得25斤手表,40斤奶糖,10个手指都数不过来的气球。”
  
  李潮汐眨巴着嫩嫩的睫毛思考了很久很久,才无可奈何地说:“行,就按你说的办吧!不过,你得准备一个很大的包包,我家的包太小了,怕是装不下这么多的东西。”
  
  我心说,这人真小气,想娶人家当新娘,怎么连个包包也舍不得呀?我想拒绝他,但一想到那甜甜的大白兔奶糖,我便没了主意。李潮汐烦了,奶声奶气道:“高晓楠,到底行不行啊?你要不同意的话,我就要去找佳佳了。”我怕自己再不答应,这到口的奶糖像小鸟一样扑棱棱都朝着陶佳佳的书包里飞,赶紧说:“行,行。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当我把这个甜秘密告诉妈妈的时候,妈妈笑得前仰后合,她对着正在厨房忙活的爸爸尖叫:“亲爱的,有人要娶咱家的晓楠去当童养媳了。”
  
  三
  
  哼!就是这个李潮汐,从幼儿园至大学毕业到彼此都参加了工作,他都一直馋兮兮地盯着我。后来,他见我对秦宁的单相思都快化成糖水了,才随手抓了个名叫陶佳佳的女孩挂在臂弯上。
  
  这个消息是李潮汐在电话中告诉我的。哼,什么意思?想让我后悔,想让我眼馋啊?秦宁是我们单位全体女性的偶像,他那颇带磁性的目光,只要多看哪位女孩子一眼,她肯定要失眠三天以上。下决心追求这样一位帅哥,难道,我还有什么后悔的吗?尽管秦宁对我总是不来电,但我有足够的信心用春风化雨的方式让他陷进来。
  
  我怀疑,秦宁不喜欢我,是不是李潮汐对他说了我的什么坏话。因为好几次,我在街上碰见他们在一起,喃喃咕咕地互相咬耳朵。而且,他们看见我的时候,眼神常常是怪怪的那种。真是见鬼了!八竿子都打不着,他们又是怎么认识的?
  
  我不知道,李潮汐找的那个陶佳佳,到底靓到了什么程度。小时候她可是我们幼儿园出名的丑小鸭啊!都说女大十八变,但一张“底版”就有严重缺陷的照片,冲印师再妙手回春,估计效果也不会好到哪里去——除非她花巨资去整容,而我明明知道她是个穷光蛋。但愿她现在还是不如我漂亮。说实话,当我听李潮汐说他有了女朋友时,我的心里竟然有一种酸酸的感觉。也许正应了那句名人名言:一件东西,当你拥有它的时候,你感觉不到它的珍贵。只有当你失去它的时候,你才会感到它的珍贵。是的,这话说得千真万确。现在,我就发现自己骨子里爱着的人,还是李潮汐。
  
  李潮汐是个贪婪的人,用“吃着碗里的盯着锅里的”来形容他是最恰当不过的了。都有了女朋友了,他还时不时地就打电话骚扰我,他说我幼儿园的时候像一块大白兔奶糖;小学时候,像一根身上裹着白砂糖的麻花;初中时候像个树上的鲜桃;高中的时候像根充满张力的香蕉;大学时候嘛,他顿了顿说,像个妖精。呸!要不是怕电话“短路”,我真想吐他一脸天然珍珠霜。
  
  在我最倒霉的时候,李潮汐给我来了电话,我庆幸自己总算是找了个发火的对象。没想到这家伙功夫顶级,只两句话,就让我的愤怒缴械了。
  
  我说:“我真的失恋了,与此同时,工作也没了,新买的鞋子还没穿一个星期就会开口骂人了……”李潮汐在电话那头幸灾乐祸,狞笑声里分明蓄满了一种不怀好意。他说:“弹尽粮绝好啊!背水一战,置之死地而后生。不要怕,晓楠,回去后我就娶你。”
  
  我说:“李潮汐你快别自作多情了!从幼儿园开始,你就不守信用。从小看大,三岁看老。我不相信你的鬼话呢!”
  
  我这句充满希望和诱惑的话,显然对李潮汐起到了巨大的鼓舞作用。他说:“你别冤枉人,小时候我没有经济能力,这回一定给你买20斤手表。”
  
  我说,“你别故意装傻啊。是25斤,25斤!你听清楚了吗?20年前你答应的。”
  
  我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一和李潮汐接上话,我就油嘴滑舌,所有的痛苦和烦恼就都灰飞烟灭了呢?
  
  四
  
  第二天上午,李潮汐给我打电话,叫我去车站接他。嗬嗬,一个大老爷们,让小女子去接站,羞不羞啊!
  
  的士司机问:“去哪儿?”李潮汐说:“中街。”我心中偷笑:看来这家伙要去给我下“聘礼”了。
  
  午饭很简单,汉堡、牛排、水果沙拉,外加两听冰镇雪花啤酒。我说:“老同学,不骗你,我真的失恋了。秦宁对我的爱视若无睹,抛下我,和一个MM一起去北京发展了。老板是个爱尝鲜的人,因为我不肯在他面前丢掉一片树叶,他就对我很不友好,我就炒他鱿鱼了……”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李潮汐就接过了话。他说:“所以,你新买的皮鞋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就替你骂了他几句?结果,你的2000元钱就这样完蛋了。晓楠,你不要伤心,秦宁喜欢上的那个MM是我的表妹,我会安排她替你报仇的。”
  
  我懵了,“什么?那个美女是你的表妹?她还要替我报仇,怎么报仇?”
  
  李潮汐一戳我的脑门:“你真是榆木脑袋!让秦宁疯狂地爱上她,然后,她再一脚踹他个半死……”
  
  我忽然明白了,怪不得秦宁和李潮汐能臭味相投黏糊在一起,原来李潮汐把他的表妹“卖”给秦宁了呀!
  
  “这个办法妙是妙。不过,万一他们成了怎么办?”我忧心忡忡。
  
  “成了,那更好啊。他们成了,你对秦宁也就彻底死了心了,我好趁机向你求婚呀!”
  
  他牛皮哄哄地指了指刚才抱上来的一个大纸箱子:“喏,这是我送你的手表。”打开一看,妈呀,李潮汐这该挨飞脚的家伙,竟给我买回来一只足有50斤重的落地钟!
  
  “这下子满意了吧?我连利息也一块给你了。”
  
  “那,奶糖和气球呢?”我认真地问。他似乎早有准备地说,“我说过我家没有大包包,你没有给我盛这些东西的袋子,怎么能怪我没有买呢?”
  
  这个坏蛋!该记的东西大大咧咧丢三落四老是像个缺心眼什么也记不住,对这他倒记了个一清二楚。
  
  五
  
  晚上,我辗转反侧,忽然觉得和李潮汐的接触太幽默也太危险,我怕自己同时爱上两个男人,因为秦宁的音容笑貌在我的心中依然挥之不去。
  
  秦宁的失踪太突然,只是因为领导说他工作时间还照顾自己的网店是不务正业,他就心血来潮地牵了美眉的手逃出了我的视线。我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我怎么这么傻啊?为什么就没有发现秦宁已经“名花有主”了呢?难道李潮汐的那个表妹比穆桂英的功夫还好,一下子就能将秦宁连人带心擒于马下么?
  
  手机一声惨叫,是李潮汐打过来的。他还是那种少心没肺的声音:“呵呵,就知道你睡不踏实,是不是在想我呀?”
  
  我无语,泪,若断线的珍珠。
  
  “哟,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正在生产眼泪。唉,自古以来痴情女子总是多于负心汉,秦宁即使是为了前途,也不该这样绝情啊。其实,秦宁是个很不错的男孩,他人长得帅,又有才气,在我们这里没有用武之地,出去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嘛。树挪死,人挪活。也许,你和我缺乏的就是这种胆魄和勇气。”
  
  我说:“李潮汐,你是不是吃了秦宁的回扣?怎么反倒替秦宁来游说我了?”
  
  李潮汐笑了,说:“晓楠,我带你出去玩玩,好不好?”我说:“好是好,你不怕陶佳佳吃醋吗?”李潮汐压低嗓音:“陶佳佳和一个帅哥私奔了,我现在没有人管了。”
  
  我大喜,那声音就娇了许多:“但是,你不能使坏,一路上不许趁机欺负我。”
  
  李潮汐一阵大笑:“看你说哪去了,我怎么会欺负你呢?我这人向来骑士风度,对女人尊重着呢。”
  
  “别绕弯子了。快说,你到底想带我去什么地方玩?”
  
  “北京!顺便去看看‘鸟巢’和‘水立方’。”
  
  一听是北京,我就浑身一个激灵:也不知秦宁在那里怎么样了?
  
  我脱口而出:“OK!就这么定了。”
  
  六
  
  不愧是首都,北京的雄浑和庄严是国内任何一座城市无法比拟的。不知为什么,我一到这里,就总有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
  
  我们选了一家长安街附近的酒店用餐,李潮汐贼眉贼眼出去打了个电话。我心中一惊,心想自己别被这小子卖了啊!这个念头一往外冒,我就笑了:李潮汐即使有那样的本事,他也不会舍得把我卖给他自己以外的人的。
  
  菜还没有上齐,李潮汐突然一脸坏笑地站起来,朝门口迎了过去。我扭头看,餐厅外正进来一个男人。我晕,竟会是秦宁!
  
  一见秦宁,我的泪就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
  
  秦宁和李潮汐热情地拥抱着。秦宁说:“哦,表哥,你终于来了。工作单位我已经找好了,经理很看重我们……”
  
  我心中一团乱麻:李潮汐是从什么地方捡来的这个表弟呀?
  
  李潮汐好像看透了我的心事,他向我抛了个飞吻,说秦宁是他的表妹的男朋友。
  
  这时,从门外又急匆匆进来一个女孩,女孩生得白白嫩嫩的,青春脸蛋儿,魔鬼身材,就像从上帝那儿定做的一样。她冲李潮汐甜甜地叫了一声:“表哥!”李潮汐大叫:“哦,是陶佳佳来啦!”
  
  我靠,什么乱七八糟的!陶佳佳不是李潮汐的女朋友吗,怎么又成了他的表妹了?而且,而且,而且陶佳佳现在竟然会是秦宁的女朋友。
  
  一瞬间,我进了一座迷宫。
  
  陶佳佳径直走向我,好闻的香水味立刻笼罩了我。陶佳佳扶住我的肩膀说:“怎么搞的嘛,谁欺负我未来的嫂子了?嫂子人长得这么漂亮,你们好狠心哦!”
  
  哇噻,屋漏偏逢连夜雨,越来越乱套了。我什么时候答应嫁给李潮汐?我怎么稀里糊涂地就成了陶佳佳的“嫂子”了?
  
  秦宁忙说:“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请老婆大人息怒。”他一边说,边拉住陶佳佳的小手。
  
  李潮汐向我一摊手,说:“没办法,看来你只能是完璧归赵了。”他说完,就径直走过来,做势要拥抱我。我惊叫着跳开,冲着李潮汐一串连珠炮:“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你们搞的什么鬼?!”
  
  李潮汐终于逮住了我,一副要吃了我的样子。秦宁说:“晓楠,你快别这么凶了。现在,李潮汐就是全身是嘴,也说不清了。因为,除了鞋子开口不是他策划的,其余的全是这家伙的鬼主意!”
  
  天呐!我只觉脑中一阵眩晕,有些站立不稳,终于倒在了李潮汐的怀里……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